戰前與戰時「臺灣教育會」與殖民政府的電影運用

論文大綱

李道明(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

 

   Film was introduced to Taiwan from Japan after it had become the emerging power in the East, under the Meiji Restoration. In the early days, films were shown in the newly acquired colony by businessmen, who had promoted it as a scientific invention from the West to attract Japanese and native audiences.

   However, right from the beginning Japanese politicians such as Gotō Shimpei and Itō Hirobumi had envisioned the use of film as a propaganda and educational (brainwashing) tool to help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persuade the local populace to accept Japanese rule. The Government-General Office had delegated this use of film to businessmen such as Takamatsu Toyojirō, and did not take filmmaking seriously as a governmental business until 1917 when they could no longer rely on Takamatsu, who had decided to close his businesses and leave Taiwan.

   Films made in the 1900s and 1910s by commercial companies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were mainly for the purpose of promoting modern imagess of Taiwan to members of the Royal family, politicians, entrepreneurs, educators,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 of mainland Japan, to persuade entrepreneurs to invest in the colony, and to entice educators to teach in Taiwan.

   Such practices continued even after the motion pictures department of the Taiwan Education Society was established in late 1910s. But using film to promote modern imagess of the colony was obviously to no avail since even in the 1940s, after 50 years of Japanese rule, many Japanese were still afraid of visiting Taiwan for fear of contracting tropical diseases and head-hunting.

   In the 1920s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had realized that film was a very important tool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ocal manpower. Thus, the Taiwan Education Society started to hold regular training sessions for the staffs of local governments. Starting in 1923, many local governments conducted their own film projection training sessions, and by the early 1930s similar training sessions would be held not only for local government staff, but for school and tax bureau employees as well. By 1924, most public education film screenings throughout Taiwan had been taken over by local governments’ projection units. By 1930, screenings by local film associations were very common in Taiwan. Such a development not only helped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promote government policy through films, but also allowed Taiwan Education Society to devote more of its efforts to make “educational” films promoting national policy.

   Taiwan Education Society not only produced educational films for schoolchildren and the general public, but also propaganda films to cultivate national spirit and promote the concept of loyalty of subjects for prosperity of the Imperial Throne and nationalism, and thus, in a way, to promote militarism as well. After Japan withdrew from the League of Nations in 1934, following the 1931 Manchurian Incident and the 1932 Shanghai Incident, films made by TES showed a tendency to promote patriotism and militarism,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objectives of assimilation (or Japanization of the native population in Taiwan), and were less interested in educational subjects.

   When the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broke out in 1937, newsreels became major sources of information about battles in the mainland for the local populace. Newsreels screened in Taiwan came not only from Japanese production companies, but from filmmaking units of Taiwan Nichi Nichi Shimpō and Taiwan Education Society. Though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did not involve itself directly in the making of these newsreels, it did urge the film industry to screen films of “virtue” to the public. Screening of educational films and newsreels of current affairs was committed to lifting national consciousness about the war situation, and to accurate understanding about the wars in mainland China. The making of newsreels about the war by two local institutions continued until the early 1940s, when the Japanese government’s “control” policy was implemented.

   Taiwan Film Association became the only filmmaking institution after 1942. The works of the government-affiliated institution included producing newsreels and documentaries, as well as distributing films in Taiwan, Southern China, and Southeast Asia. One film critic from Japan proper, however, considered the quality of films produced by Taiwan Film Association to be inferior due to the poor quality of the scripts and filmmaking technique. It was thought that the inconvenience of transportation in Taiwan made filmmaking inefficient, and the short time frame for completion of the films also contributed to the impossibility of quality control. (Sugiyama: 52). Nevertheless, they represent the efforts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took during its last days to inspire the morale and to encourage the natives to fight for the Empire.

   Before establishing its own filmmaking unit, the Government-General Office co-produced three feature-length films with commercial film companies from mainland Japan. The effect of Pirates of the Sea (a costume drama glorifying the ambition and spirit of southward adventures) and Sayon’s Bell (based on a true story, promoting patriotism and calling for Aborigines to fight for the Empire) was not satisfactory to the Colonial governments. Failure of such co-productions in the eyes of the Government-General Office proved that national policy films not only found it hard to achieve desirable effects, but could also even be harmful to both filmmakers and commissioned governmental bodies.

   The 50-year film policies of the Government-General Office in Taiwan thus may be summarized into three stages: (1) propaganda and enlightening, between 1900 and 1917, in which films were used to enlighten and to promote government policies to native Taiwanese and to promote a modern images of Taiwan to mainland Japanese; (2) social and school education, between 1917 and 1937, with emphasis at first to popularize social educatio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ocal manpower, and later to making films for use as supplements to textbooks; (3) propaganda, after 1937, to promote nationalism, militarism, and the policy of Japanization.

 

    電影最早抵達臺灣的紀錄是1899年,是臺灣成為日本第一個殖民地第5年,晚日本4年。最早在臺灣放映電影的是商人。他們打著向本地人介紹「在世界各地博得好評的新發明」、「學術上的進步(發明)」的旗幟,在臺灣巡迴放映。這種以「新奇事物」招徠觀眾的手法,與世界各地並無二致。

  1901年高松豐次郎應首相伊藤博文(與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邀請到臺灣巡迴放映電影時,伊藤期待他的是「教化」在臺的日本人與「說服」臺灣人接受日本統治。高松1901年在臺灣巡迴放映關於「英杜戰爭(波爾戰爭)」與「北清事變(八國聯軍)」之影片,讓觀看的政府官員與地方士紳「每觀到入神處群拊掌叫妙不絕」。在影片中看到自己過去的母國被包含日本在內的列強侵略打敗,對臺灣仕紳而言,應該是點滴在心頭。這種使用電影的方式,旨在切斷臺灣人與中國的臍帶,轉而建立與日本帝國的聯結,在某種程度上,與後藤新平建立「揚文會」以取得臺灣文人對新政權的理解與合作極為相似。因此,電影在20世紀初的臺灣,扮演著「攏絡」臺灣仕紳階級的功能。

    自1904年起,高松豐次郎開始每年定期(約在上半年)在臺灣各地巡迴放映電影以介紹「偉大的科學(發明)、進步的文明及日本與世界之文物風光與事態人情」。因此,1900年代中葉起,在臺灣殖民當局特許下進行的民間電影放映活動,是以「知識啟發」(教化)臺灣人,協助統治當局在臺灣進行「開發同化」為目的,可以說是具有「宣傳與啟發」的雙重目的。此種運用電影的方式,與日本1910年代之後在韓國所執行的「宣傳與啟發的電影政策」相較,看起來一開始大體上沒有太大差異。

    但值得注意的是,1905年當高松的團隊(以及其它民間巡映隊)在臺灣放映前一年關於「日俄戰爭」的影片時,因為大受民間歡迎,讓高松因而募得10萬圓國防基金。透過「日俄戰爭」新聞影片的強力放映(日俄戰爭被稱為日本有史以來第一個「媒體事件」),臺灣民眾雖然不能說因此對日本殖民統治從此完全接受,但他們終究還是有受到影片及整個事件的影響,能體會到日本國力的強盛,許多人從此對日本的統治不再極力反抗。

    殖民當局(當時後藤新平已離開臺灣去就任南滿鐵道總裁,而伊藤博文已是朝鮮總監)或許從「日俄戰爭」相關影片的影響力上獲得啟發,從而認識到電影的宣傳力量,因而開始思考如何在臺灣拍攝電影,進行政策宣傳。這或許可以說明為何總督府會在1907年委託高松經營的「臺灣同仁社」去拍攝《臺灣實況紹介》這部涵蓋100多個臺灣景點、介紹日本統治臺灣10年政績的宣傳片。當時,《臺灣實況紹介》除了被用在東京勸業博覽會「臺灣館」中放映外,並曾在帝國議事堂、東洋協會、銀行集會所、築地精養軒(著名餐廳)、東京有樂座、大阪角座,以及北至北海道旭川、南至北陸、山陰、中國、九州各地的大城市巡迴放映。《臺灣實況紹介》在國會議事堂上放映,或許是用來向日本政府與人民說明: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是具有正面效益的。許多日本政治人物認為,日本在臺灣殖民統治的成功,讓她有資格成為世界的強權國家。《臺灣實況紹介》中顯示的現代化與工業化的臺灣,不僅能讓當初提倡「棄臺論」的政治人物閉嘴,也證明當初日本政府在臺灣所作的投資是絕對值得的。

  使用電影媒體,對內針對臺灣本地人進行殖民統治的宣傳,對「外」針對皇族、政治元老、貴眾議院議員、企業家、記者、教育家等朝野名士及日本本土一般大眾宣傳日本殖民統治下臺灣的現代面貌的這種作法,從此時起,至1930年代,一直是臺灣殖民政府(與一般在臺日本人)十分重視的事。在「臺灣教育會」1917年成立自己的電影製作機構後,仍持續舉辦過數次大規模巡迴全日本的「臺灣事情紹介」演講會暨電影放映會,介紹臺灣的現況。類似的活動直至1931年仍持續進行。

    臺灣殖民當局之所以不斷想對日本本土從事宣傳工作,製作與放映介紹臺灣現況的電影,應該是由於日本本土官員與老百姓長期對殖民地臺灣存在著偏見與刻板印象造成嚴重挫折感所致。但此種偏見與刻板印象,例如認為臺灣不衛生(充滿瘧疾、霍亂等熱帶疾病)與不安全(隨時有被「生蕃」獵頭的危險),並未曾因為歷次這些大規模的電影巡迴放映與演講活動而有所改變。因為,甚至到了1942年,當著名演員澤村國太郎到臺灣拍攝「國策電影」《海之豪族》時,對於到臺灣去拍片可能遇到「生蕃」、瘧疾、毒蛇等,他還是感到十分不安。

    由此可見,使用電影宣傳臺灣的現代形象,其實並無法產生具體的成效。曾在1921年率領團隊進行「臺灣事情紹介」宣傳活動的總督府前教育官員久住榮一,在活動過程中面臨到一些日本內地觀眾指責這些宣傳放映活動的目的只是想吸引教師或一般人移民臺灣去工作而已。另外,有人對於拍這種電影的資金來源也有所質疑。任職於總督府文教局的官員中村貫之則認為,日本內地到1930年代對臺北市仍存有不安全與瘧疾肆虐的錯誤印象,主要就是因為像「殖產局」這些機構過去在進行宣傳時,過度強調異國情調的臺灣文化、蕃人(原住民)舞蹈與香蕉、椰子、檳榔等熱帶水果,反而很少提到臺灣的工業產品,因而造成錯誤的印象。但筆者認為,這種偏見可能未必是介紹臺灣現代化面貌就能化解的。事實上,從1907年的《臺灣實況紹介》起,執政當局就一直不曾忽略介紹臺灣的各種都市與工業建設,但終究都未能達成預期的宣傳效果。這說明臺灣「落後」的印象一直根深蒂固地烙印在日本內地人腦海中,沒那麼容易可以被電影的宣傳所「說服」。

    1909年至1912年間,愛國婦人會臺灣分部(在總督府的支援下)曾委託高松豐次郎的「臺灣同仁社」在佐久間左馬太總督發動對泰雅族的「討伐」行動中,進行了3次的拍攝,製作成20部影片。這些「紀錄片」除了在臺灣各地放映給政府官員、軍人、學生、日本平民及臺灣本地人觀看及藉此募款外,後來也送至日本的愛國婦人會總部,放映給愛婦會主要幹部、新聞記者及總督府前重要官員(如後藤新平)觀看,以爭取日本內地在總督府對臺灣原住民發動掃蕩行動這件事上的支持。

    從總督府(透過「白手套機構」愛國婦人會)這種運用電影對內宣傳(及募款)、對外爭取政策支持的作法,在其他日本(半)殖民地中(例如朝鮮與滿洲)較一致地執行「宣傳與啟發的電影政策」的作法,終究並不相同。箇中原因尚待進一步研究。但這些影片,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正好抵銷了前面總督府透過《臺灣實況紹介》想要建立的現代化臺灣形象的努力。事實上,《臺灣實況紹介》的影片中,也包含一場軍警討伐「生蕃」及「生蕃」投降歸順的事件,以致本身在宣傳效果上似乎就自相扞格,造成事倍功半的後果。

  當高松於1912年攜帶愛國婦人會委製的「隘勇前進隊討蕃實況」紀錄片到日本內地巡迴放映時,也順道拍攝了53名來自臺北、宜蘭、桃園、新竹、臺中、南投廳下泰雅族頭目在日本的「觀光」活動。這是日本在殖民地臺灣「理蕃」政策中,推動「內地觀光」政策下,所進行的第四次活動。「內地觀光」是蕃務署長大津麟平於1910年開始推動的撫蕃政策,旨在讓臺灣原住民看到日本帝國的偉大與軍隊的強盛,因而畏懼而不再起事抗日。拍攝原住民「勢力者」在日本參觀現代都市與見識軍事武器的強大,主要的目的是在這些頭目的部落及其周圍地區放映影像,配合這些到過日本參觀者的親口證詞,可以加強「內地觀光」的效果,讓沒機會去日本參觀的其他人也獲得與「勢力者」相似的經驗與體會。這種作法,後來也被運用在「蕃人觀光」(原住民在臺灣參觀大都市、城市與軍事設施)活動上,並在影片完成後放映給當事人及其族人觀看,以獲致擴大「蕃人觀光」的效果。這種全新的電影運用方式,在世界上應該也不多見,值得再進一步研究。

  臺灣總督府在1907年之後,持續透過「愛國婦人會」及後來的「臺灣教育會」委託高松豐次郎製作各式「紀錄片」,顯然是對於電影的宣傳效果感到滿意。而除了高松之外,當時還有一些日本製作公司發行的關於總督府討伐原住民或臺灣反抗軍的影片,若非取材自高松所拍攝的材料,則顯然殖民政府也協助(或委託?)日本本土的電影公司來臺灣拍攝紀錄片或新聞片。這些影片數量雖然不多,但顯然對總督府而言仍應是具有宣傳效果,才會獲得協助(資助?)。

  1917年當高松豐次郎決定結束他在臺灣的所有事業,搬回日本定居時,總督府頓失一位可以倚賴的電影製作者。這讓負責總督府電影製作的「臺灣教育會」(在1915年年底之前,負責為總督府製作電影的機構主要為「愛國婦人會臺灣分會」)立即決定自日本本土招聘曾在高松為臺灣教育會製作的關於「1916年臺灣勸業博覽會」影片的攝影技師萩屋堅藏,來擔任內聘攝影師,開始自製影片。殖民政府為何決定要自製影片,並且是由負責協助推動教育事務的「臺灣教育會」這樣的機構執行?筆者認為應該可以從日本殖民政府教育政策的改變中找到答案。

    臺灣教育會是1901年由一群教育家及政府官員共同成立的,原本從事的是教育議題的學術調查研究與出版工作。1907年被總督府吸收後,由政府編列預算,由臺灣總督擔任總裁,「臺灣教育會」從此成為為殖民政府執行委辦事務的機構。1910年代起,臺灣教育會的主要工作包括國語(日語)的普及化、推廣民間對國際事務和重要知識的興趣、邀請著名學者專家舉辦講習會,以及結合電影放映與通俗教育的演講來提高通俗教育的效益。由此可見,臺灣教育會的主要工作是推動學校以外的社會教育,主要對象是臺灣本地人,而電影是被當成能提高社會(通俗)教育效益的一種媒體。

  通俗教育的首要工作是推動日語。自1890年代末期起,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即一再強調在學校教育內推動使用日語的重要性。他曾說過,(讓臺灣人)能普及使用日語與培育日本式的獨特美德,是邁向「同化」的第一步。但在後藤當政的年代,他並未使用電影來普及日語,可能是因為他並較重視學校教育,而並不特別重視社會教育,也對日本的同化政策抱持著較為曖昧不明的態度。但到了1910年代,日本統治臺灣20年後,臺灣人當中能理解日語的人數仍少得可憐,對政務的推動與執行造成相當阻礙,使得推廣學習及使用日語成為當務之急。由於殖民政府認為電影與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可以使用電影來推動社會教育、影響民眾。(此時,電影已被使用在學校教育中,作為書本的輔助教材。)

  臺灣教育會於1914年在通俗教育部門中設立了電影組,負責放映電影。1915年起,他們由日本購入影片在主要都市及本島與離島的窮鄉僻壤放映。據統計,1916與1917兩年內,臺灣教育會共舉辦了91場次的電影放映會,觀影人次達12萬人。反觀日本政府要到1919年才開始運用電影作為推動社會教育(主要是為了反日共威脅)活動的媒體。殖民地臺灣比母國更早使用電影來推動社會教育,根據一位教育官員的說法,主要是由於臺灣人有不同的語言、文化,需要使用更像電影這類更直覺式的媒體,透過眼睛與耳朵來改變臺灣人的態度與想法。

  那麼,殖民政府想要用電影來改變臺灣人的甚麼態度或想法呢?從1910年代下半葉臺灣教育會放映的影片內容,或可看出一些端倪。雖然影片中不乏如《文明農業》、《運動中的學生》、《汽車競走》、《動物園》、《天文館與天文學》之類的教育影片,但也有許多影片是用來推動「忠君(天皇)愛國(日本帝國)」的觀念。換言之,作為總督府的「白手套」,臺灣教育會的社會教育,首要任務仍是為政治服務。

  事實上,明治憲法中主張的天皇主權與1890年頒布的「教育敕語」,構成了明治維新後君主立憲制的兩大支柱。由於天皇被視為「天照大神」嫡傳的日本統治者,因此「教育敕語」中強調天皇子民要「扶翼天壤無窮之皇運」,而「一旦緩急,則義勇奉公」(一旦國有危難就須英勇報國)則成為「國體」的核心,培養天皇子民「克忠克孝」的美德則成為教育的根本目的。「教育敕語」被譯成中文後,自1897年2月起由總督府以訓令頒布實施,所有學生均須研讀熟背此315字箴言。而明治天皇簽署「教育敕語」的10月30日即成為每年在殖民地被熱烈慶祝的「教育日」。臺灣教育會每年在教育日夜間即會在臺灣各地公共場所放映「教育電影」。

    從幾個例子可以看出臺灣教育會在協助推動忠君愛國思想上扮演的角色。一是1916年「大正天皇即位典禮」影片的巡迴放映。該會在1916年2月自學租財團處取得影片之後,短短1個月之內在全臺北市安排了30場放映會,共有超過2萬8千名學童及其家長觀看此影片。臺灣教育會說,放映這部影片的目的是在讓學童了解「皇族即是國體」。因此,三澤真美惠說臺灣教育會在推廣通俗(社會)教育上使用電影,具有發揚日本民族主義(與現代性)的目的,應該是正確的說法。教育會在1921年於全臺舉辦11場放映會,放映裕仁皇太子訪歐的影片,共有4萬3千人觀看,是另一個例子。

    但臺灣教育會在推廣忠君愛國觀念最重大的一件事,莫過於1923年4月裕仁皇太子訪臺(當時稱為「臺灣行啟」)這件事。在皇太子抵臺前,臺灣教育會即已派遣攝影師赴東京拍攝皇太子自赤坂御所出發的情形。臺灣教育會拍攝裕仁太子在臺12天的行程,總計完成了1部長達1萬5千呎的影片。該片除了曾上呈皇太子御覽外,也在全臺各地放映。但關於這些放映會的報導極少,主因是同年9月發生關東大地震造成10萬人死於地震與火災,以至於在臺灣後續記念皇太子訪臺的活動轉為募捐救災。但該影片還是製作成無數拷貝,分送給各州廳同時於10月放映給全島人民觀看。臺灣教育會電影組的負責人長戶田清三說,這些放映會讓全島民眾「得以欽仰御盛德」(splendid virtue)。由此可以清楚看見教育會作為(殖民)政府宣傳筒的角色。

  1919年田健治郎就任臺灣總督,宣告臺灣的日本化與臺灣人的同化是他的目標。田總督告訴任命他的原敬首相說,透過教育讓臺灣人能成為純粹的日本國民,是他同化政策中的一個主要方式。1922年田總督頒布「第二次臺灣教育令」,讓臺灣人也可去就讀日本人上的小學校,並在臺灣人就讀的公學校中講授日本歷史(以認識「國體」及培養「國民精神」)。此外,田總督也開始進行鄉村改革,提升人力素質。在這一方面,放映電影被認為是很重要的工具。因此,臺灣教育會於1922年5月在總督府餐廳舉行了一次電影放映講習會,教導26位來自各州廳的職員如何處理影片、使用放映機,並講授電影發展史、電影攝影機與放映機原哩,以及電影美學、社會學與心理學。這些人員後來即成為社會教育在農村普及的主力。從1923年起,各州廳並在臺灣教育會的指導下,開始自辦電影放映講習會。發展到1930年時,甚至學校或稅務機關職員也都會去接受電影放映訓練。

    電影放映訓練的成果可從下列數據看出來。1922年10起,臺灣教育會在公共場所的一些放映會已開始由地方政府支援。到1924年時,大多數此類電影放映會已都由地方政府的放映組接手。到了1930年,地方政府的電影放映活動已極為活躍。以臺中為例,「臺中州映画協會」當年就舉辦了538場放映會,總計有22萬人次觀看。

    而為了加速推動鄉村地區的電影大眾教育,總督府內務局自1922年起使用社會事務項下的預算,購買教育影片提供給臺灣教育會在全臺各地放映,並捐贈一些影片給地方政府讓其自行放映。臺灣教育會電影部門的負責人戶田即指出,該會會確保每個地方政府能收到最好的教育片以進行常態性的電影放映活動。

    臺灣普及實施電影放映的社會教育,與日本各級學校、團體或地方政府使用電影進行教育或宣傳活動,大約在同一段時期。電影放映會成為全國各地,無論城市或鄉村,極受歡迎的活動。中央政府也在1924年8月於東京上野舉辦關於電影放映技術的講習會。由此,對照出殖民地政府在使用電影進行社會教育或政策宣傳上,比日本內地更為先進。

    在自製影片方面,臺灣教育會每年由自己的攝影師與工作人員製作出大約25部影片。此外,該會也會自日本內地或國外購買約20部教育影片。從1917年萩屋堅藏被內聘為攝影師起,到1924年3月止,臺灣教育會總共自製了84部影片。其中,14部(17%)為政治活動的紀錄,11部(13%)是關於地方農漁產品,22部(26%)描述城市、離島、風景或交通情形,5部與推行衛生觀念或防範傳染病有關,5部則記錄了運動比賽(主要是田徑賽),4部為文化活動的紀錄。直接與教育相關的影片其實只有3部。這再次說明臺灣教育會使用電影的目的,和1916年以前的愛國婦人會一樣,政治性多過於教育性。

    1931年的滿洲事變與1932年1月的上海事變並未讓臺灣教育會的攝影部門改變其製作影片的方向或參與訓練電影放映師的工作。但到了1933年日本退出「國際聯盟」後,總督府對於電影的態度和臺灣教育會製作電影的方向開始改變。被國際孤立的處境讓日本政府與軍方更期盼使用電影來宣傳「國家進入危難狀態」或「全國團結一致的必要性」。臺灣總督中川健藏於1933年12月宣告稱,臺灣位居帝國南方門戶的關鍵地位,必須比日本內地更加提振國民精神。因此中川總督重啟「國語運動」,要求臺灣人在家中也必須講國語(日語),才能達成同化的目標。隨著中日戰爭迫在眉睫,總督府愈加希望能切斷臺灣人與中國的臍帶關係,逐漸融入日本帝國。因此,臺灣教育會1934年之後製作的影片會朝向宣揚愛國主義、軍國主義與皇民化運動,也就不足為奇了。例如1937-38年製作的《時局下之臺灣》,描述中日戰爭爆發後的臺灣現況,包括日軍與臺灣軍伕的活動、後方人民表達忠君愛國的理念,可說是1部純然的宣傳片(當時稱為「國策電影」)。

  當然,如前所述,使用電影來宣傳忠君愛國思想的作法早在1937年以前即存在。「教育敕語」宣揚天皇體制下忠君愛國、義勇奉公的精神,早已為軍國主義在臺灣打好基礎。而臺灣總督在1921年以前均由軍人擔任,且總督擁有行政、軍事與司法權,讓軍國主義思想很早即在臺灣獲得伸展的機會。臺灣教育會作為總督府的傳聲筒,會利用電影宣傳軍國主義因此是必然的現象。放映關於天皇葬禮與即位典禮的影片,以及拍攝皇太子或其他皇族訪臺的影片,都是因為天皇及皇族「象徵了帝國體制及其在日本國民心中的位置」。

    1934年3月臺灣總督府與來自日本的「中央教化團體聯合會」共同舉辦「臺灣社會教化協議會」,制訂全島社會教育的根本方針,以徹底普及國民教化、防止偏激思想的侵入。此次會議所制定的「臺灣社會教化要綱」中闡明:「為實現建設理想臺灣成為皇道日本的一部分,必須以教育敕語為根本」。該要綱並提出5個指導要綱,其中第一個要綱即說明「應貫徹皇國精神、致力教化國民意識」,包含「恪遵聖訓盡忠報國之至誠」、「確認皇國國體之精華」、「感受流露皇國歷史的國民精神」、「體認崇敬神社之本義」、「常用國語」、「發揚忠君愛國之赤誠」、「貫徹尊重國旗之觀念」、「使用皇國紀元年號」等。臺灣的社會教育至此終於融入日本主流軍國主義體制當中。

    1930年代初,在滿洲與華北落入日本手中後,日本政府與軍方開始將目標轉向華南與東南亞。臺灣遂成為日本帝國南進的跳板,在政治人物眼中的重要性突然提高。因此,無論是外交或內政政策,此時都大力支持在臺灣進行同化工作。總督府因此更加重視臺灣人的同化-讓臺灣人變成川村竹治總督所說的那樣「睡、吃、活得跟日本人一樣,講國語(日語)像母語一樣,像生長在日本的日本人那樣捍衛國民精神」。但學者鶴見(E. Patricia Tsurumi)指出,在日本統治臺灣的後20年間,在同化臺人的理想與維持在臺日人優勢的義務之間始終拉扯著。即便在總督復由軍人擔任,同化政策變成皇民化政策,讓同化的腳步變快,但兩者間的矛盾衝突依舊十分明顯。

    總督府體認到具有漢族血統的臺灣人在面臨對其社會狀態做任何改變時,一定會抗拒。因此,必須讓其體認到本島的社會狀態與日本內地相比是較差的。總督府相信,讓本地人經常使用日語,可以加速讓他們變成皇民。而電影在此時即被總督府賦予達成社會教化的重要任務。殖民政府認為,電影可以讓本地觀眾在不知不覺中涵養皇國精神、喚起善良的民風。一個明顯的例子即是:1932年4月23日,大湳青年團為募集武器獻金而在桃園大湳公學校放映有關「肉彈三勇士」的電影(根據1932年2月於128事變時產生的「肉彈三勇士」傳奇故事拍成)時,看到3位勇士為了摧毀敵人的鐵絲網,決心為日本帝國從容赴義的情形,讓全體650名觀眾無不動容流淚。《臺灣教育》雜誌的報導者認為,大湳青年團是「藉由戰爭實況與大和魂,得以向一般村民(尤其是上了年紀的本島婦女)鼓吹貫徹國民精神」。

    青年團是臺灣於1920年仿效日本內地鄉村的類似組織所開始建立的。1930年臺灣總督石塚英藏指示將青年團正式納入社會教育體制中。而青年團的一項主要工作,即是培養團員的國民精神。放映電影,對於大湳青年團而言,放映《肉彈三勇士》既是社會教育活動,也是一種娛樂,更可用來募款以購買武器。由於此次的電影放映是僅在河合映畫製作社3月3日推出《肉彈三勇士》一片的1個多月之後,比起一般電影最快也要在日本內地上映兩、三個月後才輪得到臺灣上映而言,若非總督府專程從日本進口本片在臺灣上映,是不太可能依民間商業機制讓此片這麼快出險在臺灣的。在日本教育體系開始出現極端民族主義與軍國主義的情勢下,日本在中國的戰爭也愈演愈烈,在臺灣的社會教育中放映類似《肉彈三勇士》此類電影的狀況在1930年代就愈來愈多。

    1937年7月發生蘆溝橋事變後,中日戰爭正式爆發。關於中國戰場上的新聞影片於8月下旬開始固定於臺北公會堂上映。這些新聞片包括日本新聞機構(如大阪每日新聞、朝日新聞)製作的,也有來自美國福斯、派拉蒙等電影公司製作的。由於這些戰爭新聞片大受歡迎,讓許多戲院對於放映新聞片產生興趣,並因而催生了一間新聞片專映戲院於同年11月在臺北出現。這間「世界新聞映画館」主要放映來自「臺灣日日新報」、「東京日日-大阪每日」、「讀賣新聞」等新聞機構製作的新聞片。

    臺灣電影院開始放映新聞片的時間始於1920年代。臺灣日日新報社是在1923年設立電影部門,主要是製作新聞片與紀錄片,但出產影片的數量與時間並不固定,直到中日戰爭爆發。1931年當「東京日日-大阪每日電影公司」在臺灣設立分社後,新聞片開始固定出現於電影院中。該公司是日本境內唯一一家發行教育影片的機構,因此也成為臺灣總督府所有提供社會教育使用的教育影片與新聞片的主要來源。到了1937年9月總督府轉租給各地方政府進行巡迴放映的新聞影片或「新聞特報」,主要是由臺灣日日新報、大阪每日新聞與、讀賣新聞所製作的。到1938年時,總督府向每家機構購買的新聞片或有關戰爭的影片約有50卷。殖民政府之所以熱衷於向臺灣社會大眾放映有關中國戰場的影片,主要是認為「1張圖片的宣傳效果勝於說100萬個字,而1部電影的宣傳效果又勝過100張圖片」。

    體認到教育片對一般大眾可以產生的效果後,總督府開始鼓勵電影界放映對大眾「有益」的電影。而在七七事變後,總督府在臺推行社會教育時,就只會放映時勢新聞片與教育片,以提升臺灣人對於戰爭情勢的國家意識,及對中國戰場的正確理解。盡管這些戰爭影片有可能像Peter High所說的「被剪輯成歌頌愛國主義的形式」,但是也可能「讓觀眾享受到紀錄式的寫實感所帶來視覺上的愉悅感」。這或許可以說明為何臺北的觀眾在戰爭爆發後會這麼熱衷於觀看有關中國戰場的新聞片。

    臺灣日日新報社是在臺灣人開始關心中國局勢,以及許多現代化戲院開始出現後,於1936年12月開始固定製作新聞影集「臺日有聲新聞」。這些新聞片原本是想增進臺灣觀眾對日本內地發展的理解。但在中日戰爭爆發後,臺日有聲新聞被擴大為一般臺日有聲新聞與「北華事件特別號」(後來改名為「中日事變特別號」)。前者還會包含一些軟性新聞,但後者則全是戰場上的消息。這些新聞片是透過臺灣日日新報社本身的巡迴放映隊,或協助總督府推動皇民化政策的一些地方團體進行放映。臺灣日日新報也在七七事變後調整電影製作的政策,擴編新聞片的拍攝與放映人力,並派遣自己的記者與攝影師赴中國戰場拍攝新聞片。

  但由於日本政府開始施行統制政策,臺日有聲新聞被迫於1940年5月與新成立的「日本新聞映畫社」合併(朝日、每日、報知與讀賣等新聞片製作機構合併後成立的)。不過,一直到1942年被「臺灣映画協會」合併前,臺灣日日新報社仍能持續製作有關時勢的新聞紀錄片。

    回到臺灣教育會。前面說過,在1930與1940年代的皇民化運動中,電影放映成為不可或缺的部分。臺灣教育會負責提供各地巡會放映電影的團體有關時勢的影片,讓它們到窮鄉僻壤去巡迴放映。從1931年起到1940年代,此種放映在放映場次、影片卷數、觀眾人數以及經費方面,都逐年提升。據稱,在1940年中,「社會教化項目」中的電影放映所達到的觀眾人數已逾400萬人次,霸約是1927年通俗教育在全臺放映影片觀眾數的4倍多。

    但是,總督府認為由不同團體在各地所進行的電影放映活動,缺乏統一的指導與整合,甚至重複此彼此的工作內容,因而浪費了許多資源。因此,當帝國議會於1938年4月通過「國家總動員法」後,殖民政府即要求各民間電影團體組成1個協會,去共同採購及出售影片。因此,1940年出現了發行商的協會,接著是巡映商的協會,然後是戲院商的協會。受到「臨時情報部」管控的各地非營利的電影團體是最後組成協會的電影部門。1941年,這些地方電影團體終於被整併成「臺灣映畫協會」。

    在這種背景中,臺灣教育會原本還繼續製作報導戰場前方與後方的新聞片,但隨著日本政府開始嚴格管控電影底片,電影製作者對於製作電影的熱情也被澆滅,因此臺灣教育會在1941年之後所製作的影片極少,且大多與華南戰場有關。但當萩屋堅藏在中國戰場上生病返臺後,臺灣教育會的戰爭報導影片也終告結束。1942年9月,臺灣教育會的電影部門(包含人員、器材)終於被臺灣映画協會接收,並成為「臺映」的骨幹。

  主導成立臺映的總督府臨時情報部成立於1937年8月15日殖民政府宣布臺灣進入戰時之後。臨時情報部的主要工作是蒐集與報告情報、執行國家政策、啟發本地人、協調各電影相關團體,以及進行組織改造。這也是總督府首次擺脫白手套機構,直接介入鼓吹政策及掌控包含電影在內的各種媒體的內容。國家總動員法頒布後,如前所述,臺灣總督府開始進行「統制」工作,要求各營利與非營利團體開始整併及成立統一的協會組織,以從事統購統售的工作。而臨時情報部也主導了臺灣映画協會的成立。

    臺映的組織是以各州廳轄下的地方電影團體為主體。殖民政府的民政長官(秘書長)被指定為臺映的首長,情報部部長為副首長(後來改成由文教局局長與警務局局長擔任副首長),各州廳廳長則擔任顧問,而各地方電影團體的代表則成為臺映的委員。

  臺映的官方職責是促進「優質」影片的製作與發行、發展電影產業、運用電影「啟發」大眾以促成本島的文化進步。臺映並組成自己的巡迴放映隊,自1941年10月起進行每兩個月40天的全島巡迴放映。每次放映約長10餘卷35釐影片,其中2至3卷為日本新聞片、2至3卷紀錄片(當時稱為「文化映画」)或資訊影片,以及8、9卷故事片。臺映也每個月定期發行4部新聞片給各州廳在各地巡映。個電影團體也可向臺映租借其他影片(據統計,1942年級曾有過156次此種租借)。1943年之後,由於日本政府實施電影底片發行緊縮政策,使的電影製作數目大減,臺映也因而結束其電影發行業務。此後,各地非營利團體的電影放映工作都被1942年4月創立的「電影興行統制協會」轄下的3組35釐機動放映隊與2組16釐放映隊所取代。

    在製作電影方面,臺映原本負責製作啟發本地人的紀錄片與資訊電影,臺灣教育會負責製作教育影片,而臺灣日日新報社則負責製作時勢影片或新聞片。在臺灣日日新報不再製作新聞片,而臺灣教育會也無法再製作教育影片後,臺映終於在1942年9月合併了臺日與臺灣教育會兩家機構的電影部門,並在日本政府情報部提供底片的情況下,成為殖民統治末期臺灣唯一有能力製作電影的機構。

    臺映在臺北大稻埕接收了英商「德記洋行」的1座倉庫,改建為包含辦公室、攝影棚、沖印設備、剪輯室、錄音室,及字幕拍攝台的電影製作基地。為了提升電影製作能力,除了原本臺灣教育會的製作人員外,臺映也自日本內地招聘了兩位導演。自1942年起臺映製作了包含記錄本島人民生活現況的紀錄片,以及被俘英軍在戰俘營生活狀況的《戰敗將軍俘虜的生活》。1943年之後,臺映每兩個月會推出1部紀錄片,包括《戰敗將軍俘虜的生活續集》(1943)、宣傳皇民化成果的《戰爭與訓練》(1943)、記錄陸軍特種志願兵接受訓練與生活情形的《明日之神兵》(1943)、描述臺灣為迎接戰爭所作的各種訓練情形之《鍊成四十八年》(1943)(本片也是為紀念日本統臺灣48年而製作的),以及宣傳臺灣人如何感激徵兵制的《六百五十萬的感激》(1944)。

    此外,臺映也自1943年5月起固定推出每個月6集的新聞片影集《臺灣映画月報》(包含3集報導本島事件的一般新聞片輯與3集與戰事有關的專輯)。但這些新聞片與紀錄片卻被當時日本內地的影評家杉山靜夫批評為「不夠成熟」。杉山指出,臺映的影片可能受到攝影與錄音技術的不足及炎熱氣候造成技術上受到的影響,但他認為最大的問題是人力不足帶來編劇、外景攝影、錄音、剪輯以及時間不足等問題。

    臺灣映画協會也想製作故事片,但在連製作新聞片與紀錄片都已經很勉強的情形下,自然是不可能達成的夢想。在此情況下,總督府也被迫只好委請日本內地的製作公司製作劇情片。但總督府情報部對於描述日本浪人濱田彌兵衛對抗荷蘭人的《海之豪族》(1942)並不滿意,更認為描述愛國蕃族少女因為警察老師挑行李失足溺水事蹟的《莎韻之鐘》(1943)有問題。唯一讓殖民政府滿意的委製電影,只有紀錄片《皇民高砂族》。由此可見,總督府出資委請商業性的電影公司製作屬於「國策電影」的劇情片,不但很難達成預期效果,反而可能導致雙輸的局面。

    總之,到了戰爭後期,隨著戰爭局勢愈趨緊張,美國軍機經常性的轟炸行動,以及臺映在1944年之後獲分配的電影底片愈來愈少,造成臺灣映画協會於1944年 製作的新聞片與紀錄片數量銳減。等1945年日本投降後,臺映也自然停止所有的電影活動。

    回顧日本殖民統治臺灣50年間,政府運用電影的方式大約可以分為3個時期:(1)第一個時期為1900至1917年,電影是隊內用來啟發本地人並向他們宣揚政策,對外則用來向內地宣傳臺灣的現代化建設;(2)第二個時期為1917至1937年,電影被臺灣教育會用來作為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工具,前半段主要用來啟發鄉村民眾以提升人力素質,後半段則以製作教科書輔助教材影片為主;(3)中日戰爭爆發至日本投降期間(1937至1945年),電影主要倍殖民政府用來作為宣傳工具,宣揚民族主義、軍國主義與皇民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