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策电影中的银幕偶像——满映演员生产研究

On-screen Idols in National-policy Films- Study on Actor Production by “Manchuria Film”

康婕 (中国传媒大学)

摘要:

在电影的诸元素中,参演其中的明星无疑受到了高度关注,明星身份与明星表演对于社会大众无疑具有相当的吸引力。20世纪30年代伪满洲国在中国东北建立后,日本军政当权者将电影视为推行殖民地文化,宣传意识形态的有力武器,通过设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拍摄国策电影实行殖民宣传与执行文化侵略。“满映”电影片中电影明星的传播影响力受到当权者的重视,“满映”展开了一系列积极政策组建自己的演员队伍,生产电影明星,将他们形塑成银幕偶像。

从“满映”演员训练所到电影养成所演出科培养出来的演员成为“满映”电影表演的主要力量,为整个东北电影业储备了大量的表演人才。这些拥有日本表演教育背景的演员不仅在当时红极一时,在1945年“满映”解体后,更有部分演员如浦克、余彦夫、于洋、郑晓君等人转换身份成为中国大陆人民电影中的红色影星。

本论文从满映演员生产机制着手分析,通过深度挖掘日本殖民文化与意识形态影响下,东北电影业的演员选拔与培养机制建构过程,结合电影史、文化研究及口述历史等多种研究方法,重新审视满映对于中国大陆电影业带来的深刻影响,管窥大时代下殖民政治中东北电影演员生产与明星形塑的独有光景。

关键词:满映演员训练所 演员生产 国策电影 演员选拔方式 演员培养模式

Abstract

Among multiple film elements, role image created by the actor and the screen performance are definitely of considerable attractiveness to the public. After establishing Manchukoku in northeast China in the 1930s, Japanese people powered in military and political government regarded movie as a powerful weapon to promote colonial culture and advertise certain ideology. “Avio Manchuria Film Association” was therefore established to make national-policy movies in order to practice colonization publicity and cultural aggression. The influence by move stars/actors in such national-policy movies on communication of such ideology had been valued by persons in power. Thus, “Manchuria Film” started a series of active policies to construct a self-owned team made of actors. They produce movie stars and build them as on-screen idols in national-policy movies.

Actors going through actor training by “Manchuria Film” and cultivation by performance department of movie schools became major force of performance in those movies, creating a large quantiy of talents in performance for movie industry of northeast China. These actors who were equipped with Japanese performance education background were not only well-known for that time, but some of them even turned into patriotic movie stars in movies produced by mainland China after collapse of “Manchuria Film” in 1945, such as Pu Ke, Yu Yanfu, Yu Yang and Zheng Xiaojun.

Beginning with analyzing actor production mechanism of “Manchuria Film”, and through deep-going excavation of actor selection and building process of cultivation system by movie industry of northeast China under the influence of Japanese colonialist culture and ideology, as well as with combination of research of movie industry and culture and oral history as well as multiple research methods, the Paper is aimed to provide re-reflection on the profound influence brought by “Manchuria Film” on movie industry of mainland China, providing a certain view on the unique situation of film actor production and star-making in northeast China under such significant age and colonial domination.

KEY WORDS:

Actor training institute of “Manchuria Film”, actor production, national-policy movies, actor selecting methods and actor cultivation mode

 

中国东北的电影活动产生时间较早,但是与上海、北京不同,主要由日本人主导。日俄战争结束,日本取得了中国辽东半岛的租借权,于1906年成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表面上经营铁路建设,实则是用作对中国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侵略的工具,被“满铁”第一任总裁后藤新平评价为“帝国主义殖民政策的先锋队”[1]。“满铁”通过发行杂志、书刊、照片、广告、招贴等各种传媒广泛进行殖民宣传,电影摄制活动也从那时开始,由其下设的映画班进行纪录片的拍摄工作,成为关东军军事侵略的喉舌。1932年,伪满洲国在东北建立后,更将电影视为推行殖民地文化,巩固法西斯专政的宣传武器,1933年伪治安部军政司发布了“利用电影之宣传计划”,增加了在电影活动方面的资金预算,拍摄了《满洲国军之全貌》(5本)、《光辉的满洲国军》(5本)等军国主义纪录片,但是,仅仅纪录片已经不能满足侵略者的宣传要求,由关东军和伪满警察部门发起,经过5年的筹备,1937年8月2日伪满国务院通过了“电影国策案”,决定投资500万日元,设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以下简称“满映”)[2] 开始了故事片的拍摄创作。“满映”由金壁辉(川岛芳子)的哥哥金壁东担任第一任理事长,伪满电影业从酝酿到展开,全部由日本军警掌握,可以完全看作是军国主义在东北沦陷区的政宣工具。可以说“满映”的建立,“在友邦的指导下,除了致力文化各部门之外,更无一处不致力于大东亚共荣圈八弘一宇大理想之完成”[3]。“满映”国策电影定位清晰,“就是破坏扫除英美思想。就是打到旧体制。现时的大东亚电影务必要担负起这巨大的使命。大东亚的诸民族众多,很复杂。他们中的若干部分已经受着英美电影的影响。新的大东亚电影要拂拭此类的过去的残渣”[4]。另外,除了破除欧美电影对中国的影响,“满映”电影还必须要“创造新的健康的娱乐。要倡导新的雄大的精神。要推进这伟大的使命,从事电影界里的人都要磨练成自己。脚本家,导演,演员,都是一样。他们要练成他们的思想,要练成他们的思想形态。——大东亚映画的新的性格,有了他们这样的练成修养之后,才能产生出来的”[5]

正如文中所提及的,“满映”电影人承担着“文化战线的战士”的文化身份。为了更好的进行殖民宣传与执行文化侵略,电影演员的传播影响成为当权者首先考虑的电影元素,在“满映”建立后,当年随即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演员队伍,成立演员训练所,他们利用伪满政府的各种宣传媒介大力刊登招收演员训练生的招生广告,培植电影明星。与上海电影业明星制度中演员对于“不适合自己性格的可以不接受公司的命令”不同,“满映”实行的是演员制度,演员是无法自主选择角色,基本都是服从部署安排的。其中“满映”演员训练所通过定期招收训练生和个别吸收的演员,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满映”演员生产基地,为东北电影业储备了大量的表演人才。1938年“满映”一共拍摄了《壮志烛天》(6本)、《明星的诞生》(8本)、《七巧图》(8本)、《万里寻母》(8本)、《大陆长虹》(10本)、《蜜月快车》(10本)、《知心曲》(9本)、《田园春光》(13本)、《国法无私》(10本)等9部故事片,所用演员基本都出自演员训练所。

“满映”前三期演员训练所的训练生,成为了其演员群体的中坚力量,为了进一步满足摄制工作的需要,1940年12月27日,在原演员训练所的基础上,成立了“满映”养成所,除了培养演员外,其他各项专业人员也可进行培训,并于当年招收了“满映”历史上第四期演员训练生。1940年底,演员训练所就正式扩编,从专门培养演员的机构转型为综合性的电影养成所,其中包括演出科、演技科、技术科、映写(放映)科、经营科等五科,于1941年开始招生,学制一年。综合来看,“满映”专门针对性培养演员训练生的培训班共举办4期,为电影拍摄积累了大量人力资源,需要说明的是,“满映”演员的构成中有一部分是以专业演员或歌手身份加入的,比如当时名噪一时的“满映”明星李香兰,是在已经唱歌成名后,以歌星身份被“满映”挖掘的特邀演员,主演了多部国策电影,而白玫在进入“满映”之前也曾加入华北电影公司拍摄了一部叫《更生》的影片,这种职业的表演人员不在本论文聚焦的“满映”明星生产的发掘、培养机制内讨论。

一、“满映”演员的选拔方式

在中国电影史上满映演员们是较为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的选拔途径与培养方法的话语权一直掌握在日本人手中,在“满映”的组建和运作过程中,其领导层基本为日方人员构成。1937年满映创立时期和1938年前后,“满映”经历了两次比较大的人员流动时期,大量引入了当时伪满国务院的日方工作人员。1937年9月10日前,“满映”人员包括理事长、理事和监事正好100人,这些人构成了“满映”的第一批人员。据坪井舆在《满洲映画协会的回想》文中叙述,初期“满映”创作人员构成包括从弘报处来的小秋元隆邦、阿布幸雄、长谷川浚,从协和会来的藤卷良二(摄影),从“满铁”来的何野茂、早川二郎、滨田新吉、杉浦要(摄影),从满洲日报社来的松本光庸(编导),从东京来的竹内光雄(摄影)、押口博治、井口博、饭田秀世,从京都来的大森伊八(摄影),还有导演矢原礼三郎等[6]。1938年,随着日活多摩川制片厂原厂长的根岸宽一与原计划部长牧野满男等日方工作人员的加入,“满映”创作团队日益壮大。在演员的选拔任用方面,由于国策电影受众人群的需要,选用中国本土演员成为当务之急,“满映”演员培养的本土化策略成为整个日本殖民时期,“满映”演员生产的核心策略。

对于“满映”出品的国策电影演员的选拔主要通过二种渠道完成,其一是吸收一些专业的表演从业人员,这其中就包括以歌手身份进入满映的李香兰等人,借由该明星本身的宣传热点提升满映演员队伍的整体知名度。其二是面向普通民众的公开招募。借由媒体打出广告,有兴趣的群众上门报考,训练所择优录取。这一渠道是满映演员选拔的主要方式,也是招募人才最普遍的做法。

1937年9月,“满映”在《康德新闻》《大同报》等纸媒上刊登招生广告,计划在哈尔滨和新京两地招考表演练习生。“报名手续简单,填一种报考履历表(年轻的要有一份家长同意报考的同意书),交像片两张,年龄限定在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报名费三元。”[7]。《盛京时报》也在1937年10月22日刊登相关报道:“满洲国映画协会,关于制作适用于满人的映画,曾做种种协议中,近已得成案。为整备演员起见,决定募集满人男女演员,作为练习生。募集人员大体男女各十五名,资格须有小学以上之学历,年龄自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应募者须书写亲笔履历书一份及全身像片一枚,截至本月廿八日止,可向满洲国映画会株式会社本社提出云。”该报同年10月26日继续报道:“于三十日实行身体检验,与常识回答。取录者首一月先施训练。初期支给津贴,训练后,实行采用,每月与以五十元到二百元之薪金。有志献身于满洲电影界,而希作以红星者,此为良好机会焉” [8]。综合来看,“满映”演员训练班首期招生的门槛并不高,对电影从业有兴趣的人都可以报名,年龄的跨度也较大,所以导致了报考人数众多,据演员训练班第一期生张奕回忆,1937年10月1日考试人数就多大五、六百人。

演员训练班首次招募练习生,招生方式方法大多都在摸索阶段,但考试内容现在看来已经较为丰富,根据考试地区不同,考核流程或有区别,但总体上看,想要进入训练班,还是要经过层层筛选的。以张奕所在的新京考点来说,就经历了三次考试选拔。

初试:一般会看形象,并配以简单的常识问答。考官是“满映“制作部制作课长龟谷利一,问题比较简单,多是报考电影演员的因由,家里人的意见等。当天考完后,第二天放榜,榜上有名的进入复试进行考核。

复试:命题考试。复试基本考核的是考生的基本表演素养,一般会包括朗诵,唱歌等才艺展示。根据张奕的回忆,当时他的复试考的是朗诵。“进屋给一张印好的朗诵题,发给本人后让看一下内容,就叫我向几位考官朗诵”[9]。朗诵的考试实际上就是在考察考生的专业素质潜质,以及可塑性问题。

三试:命题小品/即兴表演,以即兴创作的命题小品来考验考生的反应力、想象力与临场的应变能力。这一阶段原本应考的五、六百人就只剩下50多人,大部分已经在之前的两次考试中淘汰了。

经历了三次考试,首期演员训练所最后在新京(今长春)和哈尔滨两市共录取学员43人,其中男学员22人,女学员21人。他们于1937年11月12日到训练所报道正式展开了表演学习课程,走上了演员的道路。在为一年的学习期间,“满映”供给食宿,每月发给生活补助金。结业后经考核成为“满映”的基本演员。

1938年3月,“满映”演员训练所第二期开始招生,当月考核完毕3月20日入所。考场热在新京纪念堂,考官包括“满映”制作课长龟谷利一,表演老师近藤伊吉,主任饭田秀世,导演张天赐等人。在400多名考生中最终录取了50人。

仅隔了一个月,4月训练所就开始招收第三期学生,经过了6天的考试,在400多考生中录取了49人,并于5月份正式开学,招生较为集中。同年5月7日,中国人陈承瀚出任演员训练所所长,并且聘请了两位日本老师来教授练习生舞蹈课程。

1938年7月“满映”以制通谍五第一号颁布了《满映演员训练所规则》,共6章27条,并即日应用到训练所的学习生活中。1941年3月,“满映”演员训练所发展成为养成所,并开始招收新生。1942年,“满映”养成所演技科学员毕业。并每年招收学制为一年新生入所。“满映”养成所一共招收了四期学员,前三期顺利毕业,由于1945年东北战局的变化,“满映”养成所走入历史。

   表1:“满映”演员训练所/养成所(1937—1941)招生情况[10]

入学时间

演员训练所

招收练习生

1937年11月

第一期

男学员

王宇培,索维民,王文涛,郭绍仪,王福春,张  奕,孙  晶,崔德厚,戴剑秋,宋  来,高  翮,侯志昂,李  林,刘恩甲,杜  撰,呼玉麟,何奇人,曹  敏,董  波,曲传英,姚文秀,赵成巽

女学员

张  敏,郑晓君,林  丽,侯飞燕,孙季星,于  琦,季燕芬,夏佩杰,孟  虹,王影英,曹佩箴,梁影仙,邱影侠,璐  璇,吕静珍,

吕露霞,杨慕秋,刘春荣,李惠娟,王  丹,赵爱苹

1938年3月

第二期

男学员

薛海樑、于  鲲、萧大昌、王兆义、张书达、陈镇中、季友梅、王  思、卢阴庭、陈  超、郭奋阳、杨  军、刘  钧、华  愚、王  则

(缺部分人名单)

女学员

王丽君、叶  苓、刘婉淑、王  瑛、赵书琴、李  燕、侯丽华、新  施、兰  苹、王美云、王  琳、张晓敏、孙蓉娟

1938年5月

第三期

男学员

马  骏、高  歌、王  安、高  英、浦  克、

隋尹辅、孙幻飞、岳存秀、郭  范、江云逵、于延海、孙幼斌、王道高、吴云起、周  凋、李福临、谭玉武、路政霖、李  映、萧忠令、何春侬、刘  声、李肇华、贾作光、杜汉兴、刘  潮、周路人、刘志人、樊炎焰、果玉忱、安  琪

女学员

高  秋、牛凤来、林波汶、宫丽影、姚棣欣、王丽君、文  雯、王丽英、李  鹤、刘凤池、韩曼娜、刘  杰、萧云萍、谭筠志、王静轩、陈素娥、朱蕴蕴、杨全福

1941年3月

第四期(改为“满映”养成所后)

男学员

王孝矩、聂  晶、朱长恒、陈梦影、洪仁富、屠保光、徐全周、李  平、葛政民、孙象贤、郭  宛、赵  耻、张泽忠、程云生、孙永顺、刘也愚、依文治

女学员

刘  柳、吴菲菲、冯  瑛、吕  励、章树华、梅林琦、田学仁、胡漫波、滕桂贞、马曼丽

 

二、“满映”演员训练所培养模式

    演员是电影展示的主要元素之一,也是观众最直观的关注对象,演员表演的好坏会对观众观影效果产生直接影响,如果演员本身没有任何演技,沦为花瓶,并不是立足影坛的长久之计。演技对于演员来说“一日不可不修养,或忘记的,演技才是演员的护命符”[11] 除了演技之外,艺德也是演员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1938年初,牧野满男在《满日银星初次交驭于满映本社开催座谈会上》表示希望演员训练所的学员“不仅要在学艺上努力,更要注意心身人格的修养,发挥艺术之光”[12]。这种说法类似于中国表演教育中提及的“先做人,后演戏”的从艺标准,即比起表演本身,艺人的艺德更为重要,提升演技的同时,也要注意自我修养的养成。当然,由于“满映”机构的殖民性,其艺德教育部分涉及了时政政宣的需要,原满映演员训练所长陈承瀚在《映画协会与建国精神之关系》一文中指出映画协会要肩负起宣传建国精神、王道的使命,并让学员以身作则全面配合反共宣传[13]。但是由于“满映”本身的地域局限,其演员的影响力有限,“‘满映’演员,不得观众崇拜上海演员那样崇拜,也不能不说不是满映当局对演员的处理不当”[14]。为了解决之一表演人才困境,“满映”推举影坛新人不遗余力,通常都是舞台剧、音乐、电影拍摄同时进行,集合公司人、财、物的优势与电影联动。

(一)演员训练所阶段

     在表演教育方面,满映聘请了日方老师安排教授课程。被招募进演员训练所的演员练习生可以享受公费待遇,由训练所提供零用生活费、免费伙食和免费住宿等优厚条件[15]。1937年到1938年间,“满映”演员训练所共举办3期培训,由日本电影演员、导演近藤伊与吉任教师,学程为期一年。

训练所的任课老师近藤伊吉是日本的电影演员、导演,在舞台剧表演方面也颇有建树,日本东宝、日活两大电影厂的演员也有很大一部分曾经接受过他的演技指导,所以可以说“满映”演员训练班表演教育贯穿的是日式表演方法。这与上海表演学校所教授的表演理念大相径庭。上课时,由于语言不通,所以课堂上配有双语翻译。

训练所课程包括电影史、电影常识等理论课程和电影表演、台词、形体、小品表演等专业课程,以日本表演教学体系为依托的专业课程安排培养训练生。“他教我们电影史、电影常识、电影理论、蒙太奇艺术,还有表演课,演技训练,如何创作角色,在镜头前适应感觉等等,还有两位舞蹈教师,男的叫黑田,女的叫秩冈。教舞蹈及形体训练,上课时有一名翻译,还经常请一些名人来讲课,都是关于电影方面的知识。还经常用编好的教材,实习表演等”[16]

由于拍片需要,再加上“满映”天然的资源优势,很多学员并没有学习完全部课程,就投入到影片的实际拍摄工作中去了。“‘满映’也太急于拍电影了。养成所第一期还未毕业,就要他们进摄影棚上镜头了”[17]。第一部电影《壮志烛天》中,就大量使用了训练班的练习生参演,演员上戏是由导演选定,老师推荐也占很大比重。这部戏使主演王福春和郑晓君成为明星,工资也比其他训练生要高,每个月有70元钱。另外这些演员不仅能够参与影片拍摄,还能通过表演舞台剧呈现另外一种表演状态,磨练演技。

(二)“满映”大养成所阶段

1940年底,“满映”演员训练所扩大为“满映”大养成所。将单一培养演员的培训机构,扩大成“培养专门技术人才的艺术学府”,“满映”大养成所作为电影大学,贯彻大学体制,除培养演员外,还承担了培养电影其他部门专业人才的任务。表演教育为主的演技科成为大养成所的下设科系,与演出科(导演、美术、编剧)、技术科(摄影、录音、剪辑)、放映科、经营科并列。

这一人才培养模式的策略转变直接原因是由于“满映”领导层的人事变动导致。1939年11月1日,甘粕正彦出任“满映”第二任理事长,为了提高整个机构的生产效率,他先后实行了五次组织机构调整。在1940年2月20日的第一次调整中,就做出了制作部人事方面“亦采择适材适所之处置”,改善职员尤其是演员待遇的决定,“确保文化战士之地位与品位”[18]。提高演员待遇问题,成为避免“满映”演员流失的有效举措。在他的政策规划下,“满映”大养成所成为了东北电影人才名副其实的生产基地。

大养成所学期一年。招录范围以中国人为主,后期也招收日本学员。录入人员“视个人个性及兴趣之如何,而随其自选科目,且对采用者支给优裕之津贴,使其全员行以班的组织,过极严肃纪律的团体生活,同时使教育设施充实,以期于严肃生活之外,助成其自由的成长”[19]

考入演技科的学员要接受理论基础和专业技能的相关教育课程与专业考核。在基础课部分,学员的接触的知识面相当广泛,基本分为三大类别。

第一类:基础性常识课程。包括伪满建国史、建国精神与协和会及其运动、东阳史(以文化史为中心)、伪满洲国之诸法令、高度国防国家之政治经济、由前计算至偿却的经济的技术的及艺术的相互关系、《满洲映画协会法》及《映画法》与其运营、审查及取缔法规。

第二类:电影专业相关基础课程。包括电影史、电影技术之基础条件、兴亚的电影形式(故事、文化电影等)、电影制作过程、电影之企业形态(内、外比较)、电影现象心理学。

第三类:共同科目:语学、体操、运动、军事教练、见学、训练。

在专业技能课程部分,演技科讲座基本照顾到了声、台、形、表四方面的表演基础教学。其课程包括:

声:谐调律与歌谣论、乐器论、唱歌、麦克风谈话、中国音乐与乐器。

台:科白一般、文语及口语之言语形式与言语之调子、呼吸术、发声术。

形:舞蹈之组织的及历史的基础、舞蹈、体操、国民舞蹈。

表:电影里的态度及表情。

其他:卫生与化妆、化妆术结发术、衣裳研究。

在经过一年的专业课程培训后,“满映”还会为大养成所的学员们提供电影创作的实践机会,以便践行所学的课业内容,其中就包括国策电影。

三、“满映”演员——“满映”电影中的中国面孔

由于历史原因,“满映”电影并没有得到完整的保存,绝大部分片源没有影像遗存,笔者在本文中借用日本学者古市雅子的观点,将“满映”电影按思想意识分为两类:“张扬或蕴含日本国策意识的国策片(典型/隐晦)以及不明显反映国策意识或反抗意识的‘纯粹娱乐片’”[20]。国策电影是“满映”在东北从事电影活动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纯粹的娱乐片则多以喜剧为主,甚至还包括一些实验作品。1937年到1945年间,从“满映”演员训练所、电影养成所演出科培养出来的演员成为“满映”电影表演的主要力量,为整个东北电影业储备了大量的表演人才。1939年时,满映已经拥有了约142人的演员队伍,这些拥有日本表演教育背景的演员不仅在当时红极一时,在1945年“满映”解体后,更有部分演员如浦克、余彦夫、于洋、刘国权、郑晓君、王富春(王启民)、张辛实、张敏(凌元)等人转换身份成为中国大陆人民电影中的红色影星。

“满映”演员训练所的第一期培训班堪称“明星班”,其中诞生了一批“满映”明星。张奕是“满映”时期知名度较高的男明星之一,其演员级别相当于副参事级[21],在“满映”中属于较高级别的干部。在“满映”期间曾主演了十多部影片,代表作有《黑脸贼》等。

郑晓君是第一期训练生中成绩较为出色的一位,训练所还没有毕业,就在“满映”第一部电影《壮志烛天》中扮演女主角,一举成名。从此片约不断,先后在《大陆长虹》《真假姊妹》《都市的洪流》《胭脂》等影片中担任女主角,被称为“满洲之花”和“满洲最漂亮的女演员”,1942年,郑晓君主演《雁南飞》后前往上海发展。

同样出演了《壮志烛天》的还有郑晓君的同期训练生张敏(后改名凌元),她可以说是满映演员训练班中脱颖而出的满映女演员。导演高原富士郎曾称赞她为“多役的脚色”,这里的“多役的脚色”翻译成中文就是指“‘能够扮演许多的角色的演员’换言之,就是不但能够扮演‘少’还能扮演‘老’不但能光当‘正流’脚色,还能光当‘反派’脚色”[22]。关于她演技的述评,在《电影画报》杂志中也曾有专门文章分析过,认为其除了能胜任“多役的脚色”外,还拥有创作“典型的脚色”的能力,并将张敏比作满洲的林楚楚,认为她是能扮演“正派的”、“老役”的典型演员,“在满洲影城里,只有张敏一人是堪能扮演‘正派的’‘贤妻’‘良母’型的脚色的”[23]。虽然被称为“老役”演员类型典型,但张敏其实是以少女的角色步入影坛的,当她在周晓波的电影《风潮》中出道时,就发现带有“最浓厚的满洲少女味”,在一些日本观众眼中,“满洲的女性——特别是少女,总有一种和日本的,或华中华南的少女不同的情绪。稍为有一点‘野’有一点‘忧郁’,更有一点过于‘静’”[24]。张敏将自己的类型特色融入了电影《风潮》中,而当她扮演母性角色的时候,少女的角色类型特色就不复存在了。而张敏的这种成熟韵味的形象类型和表演风格受到了导演们的普遍认可,自《风潮》后,她所扮演的角色就基本以“老役”/“老旦”为主了,虽然“老役”的角色多为配角,但张敏仍然凭借自己出色的表演才能与类型优势在王则导演的电影《家》中出演了重要角色。在影片《壮志烛天》中,她也扮演了一位老母亲,这一银幕形象似乎一直延续贯穿了张敏的整个从艺生涯,以至于到后来的东影厂、北影厂时期,已经改名为凌元的张敏不但成为中国北方农村妇女的形象代言人,更成为了中国“母亲”的形象代言人。

侯志昂(又名侯健夫)从第一期培训所毕业的训练生,在《胭脂》和《园林春色》中都有出演,1943年离开“满映”后,在“中电三厂”做演员。第一期练习生王富春后改名王启民,他曾是“满映”第一部影片的男主角,被誉为影星曾出演《壮志烛天》男主角,这位“满映”早期最红的男明星,先后主演过5部电影,直至1940年才由于身体原因放弃了演员工作,转型为摄影师,并在1944年成为最早独立拍片的中国摄影师,后在长影厂任总摄影师,并在改行导演时拍出了影片《人到中年》。

第一期训练生王宇培曾经是陆军少校,由于毕业时已经43岁,所以在满映电影中常以老年绅士的类型出演。赵爱苹主演了《风潮》《雨暴花残》《胭脂》《奇童历险记》等片。赵成巽原本是上海影联公司的演员,出演过《万里寻母》《田园春光》《慈母泪》《铁血慧心》等片。王影英,出演过《壮志烛天》《大地的光明》《新生》《铁汉》《园林春色》《雨暴花残》《现代男儿》等片。呼玉麟在《妹妹别哭啦》(原名《国法无私》)中饰演一个年青的学生,虽然戏份不多,但表演质朴。戴剑秋一入“满映”就是“老役”类型的演员,曾经因为对塑造角色的不自信“不得不在晚间十一二点钟左右,夜静更深的当儿,照着镜子表情,努力追求艺术”[25]

“满映”演员训练所第二期训练生比较知名的演员有王丽君、叶苓、张晓敏,张书达等人。张晓敏曾经是学校的教员,在加入“满映”后主演了《荒唐英雄》《青春进行曲》《雁南飞》等片。

叶苓是第二期训练班培养出的“满映”红星,她的前辈李香兰和季燕芬,前者表演身份是东亚性的,后者在走红之后离开“满映”,在“满映”的后起之秀中,张静的秀丽,陶滋心的艳美,郑晓君的温婉,孟虹的爱娇都各有特色,而叶苓更是被寄予厚望。她曾在日本电影界活跃过,甚至参与过日本剧场的表演,与舞蹈家石井漠学过舞蹈,曾被称为“满映”“最红也最有希望的一个星”[26]。从角色类型定位上看,叶苓的面相是艳丽而不妖冶,与李香兰的秀丽类型不同,属于健美类型的女演员,与上海电影明星白虹和英茵类似。这种类型的女性表演的广度相对较大,可塑性也比较强,“因为这种健美类型的明星,其本身是善恶与供的,有时在银幕上可以扮演善性的人物,且也可以扮演恶性的人物,在性格上一点也不矛盾,因为健美的本身,有时是属于善性的,同时,也有的是属于恶性的”[27]。在由王文涛导演,坪井舆负责脚本的影片《万里寻母》中担当主演,电影讲述了少年跋山涉水寻母的故事,叶苓女扮男装出演主人公寻母少年,以“男装丽人”的形象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另一部影片《一顺百顺》中,叶苓一改“男装丽人”的类型形象,充分发挥了其健美类型女演员的可塑性特质,饰演了一位喜欢运动的富家少女,将其明朗健康的形象充分表现了出来。

第三期练习生周凋从1940年起开始担纲主角,先后主演过《患难交响曲》《家》《黑脸贼》等影片,形象多变,戏路较宽。抗战胜利后,周凋先后在北影厂、长影厂从事演员工作。贾作光出演了“满映”的《富贵春梦》《铁血慧心》等影片。王丽君外号蒙古姑娘,在影片《黄河》中以黑瘦的“林黛玉式”的形象示人。

同为第三期练习生的浦克可谓“满映”最有影响的明星之一。浦克原名浦聿方,高中毕业的他原本是某家公司的普通职员,进入第三期“满映”演员训练班后得到大家的关注,他参加拍摄的第一部“满映”电影是《国法无私》,那时他还没有从训练所毕业,“导演决定在训练生中物色一个人饰演这个记录员,自然想到了常到摄影棚里看拍戏的小伙子——浦克”[28]。浦克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个只有几句台词的配角角色出色的完成了,引起业内的关注。浦克的兴趣爱好广泛,话剧,文明戏,滑冰,网球都比较精通,1941年在张天赐导演的《荒唐英雄》中,浦克首次担当主角,随后主演了《镜花水月》《歌女恨》《迎春花》《绿林外史》等多部影片,在电影《迎春花》中,与浦克的搭档女明星就是“满映”最著名的李香兰,很快他就成为“满映”的优秀小生之一。

贺汝瑜一直是以配角演员的身份活跃在“满映”电影界,喜剧演员韩兰根的表演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引起了其对电影表演的兴趣。在中学日本班主任佐藤的推荐下,贺汝瑜报考了演员训练班,并顺利考上,在学习了一年后,就获得了参加拍摄电影的机会,在周晓波导演的《晚香玉》中扮演一个在戏台后管理演员的老板的角色,第一次试镜时,是与同期的浦克对戏,随后有参演了几部“满映”喜剧片,成为了“满映”的正式演员。

1945年“满映”解体后,演员浦克、余彦夫、于彦夫(于洋)、刘国权、郑晓君、王启民、张辛实、张敏(凌元)等人留在了东北电影制片厂,成为日后东北电影业复兴过程中表演人才群体的中坚力量。

四、“满映”演员的宣传策略

经由“满映”演员训练班所选拔、培养出的新人演员,在通过参演“满映”影片与观众见面的同时,媒体宣传的力量不容忽视。在“满映”电影业的经营过程中,纸媒是演员宣传的主要阵地。由于伪满洲的特殊地区政治情况,“满映”编辑发行了双语期刊来经营宣传自己,分别是针对中国人的《满洲映画》杂志,以中文为主,针对日本人的《满映画报》,以日文为主。同时,在日本国内,也通过发行电影杂志《映画旬报》来宣传“满映”电影。可以说《满洲映画》是“满映”针对中国国民宣传电影的最主要渠道。

1937年12月,《满洲映画》创刊,最开始是作为满洲映画协会的宣传月刊杂志,1940年11月第四卷第十号开始由“满映”宣传课移让给满洲杂志编辑发行,原本的中文版和日本版也合并为双语合刊号,编辑人先后是饭田秀世、藤泽忠雄和山下明。1941年6月第5卷第6号该刊名为《电影画报》[29]。对于读者来说,明星,演员是电影最为吸引人的要素,也是他们最想在电影杂志上看到的内容,《满洲映画》在这方面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出“满映”明星、演员的新闻消息,不仅以刊登大量的明星照片,还有专门栏目介绍“满映”新人,专设板块针对明星问题进行读者互动,还积极举办电影论坛,邀请明星进行专题讨论,并将会议内容与读者分享。《满洲映画》在1938年第二卷第二期、第五期分别刊登了关于《满日银星初次交驭于满映本社开催座谈会》和《满华明星座谈会》的内容,这是杂志最早举办的两场座谈会,内容就聚焦给满映明星部分,可见对于演员宣传一直是该杂志的重点。

《满洲映画》(中文版)涉及“满映”演员部分的内容

期刊号

提名

内容

页数

第二卷第二期

郑晓君和墨田

摄影/照片

封面

孟虹

摄影/照片

6

满日银星座谈会

摄影/照片

6、7

季燕芬

摄影/照片

8

满日银星座谈会初次交换于满映本社开催座谈会

文字/新闻

9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26

圈内揭晓

文字/新闻

25

军人与演员

文字/新闻

20

女教员与女演员

文字/新闻

25

第二卷第三期

孙季星

摄影/照片

封面

郑晓君

摄影/照片

5

银星之诞生

摄影/照片

6/7

市川春代

摄影/照片

8

高峰三枝子

摄影/照片

24

圈内揭晓

文字/新闻

25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26

第二卷第四期

季燕芬

摄影/照片

封面

张敏

摄影/照片

5

曹佩箴

摄影/照片

8

满映演员之“间”

摄影/照片

21

哥芽毕、摩罗莱

摄影/照片

24

第二期演员训练生考试随感

文字/新闻

10

现身在银幕上

文字/新闻

14

满华明星座谈会

文字/新闻

18

第二期训练生训练所点滴

文字/新闻

20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26

第二卷五月号

王丹

摄影/照片

封面

吕霞霞

摄影/照片

5

孟虹

摄影/照片

6

张敏

摄影/照片

7

孙季星

摄影/照片

8

郑晓君

摄影/照片

21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26

影星投考以前

漫画

10

考演员

漫画

18

第二卷六、七合并号

侯飞雁

摄影/照片

封面

叶玲

摄影/照片

5

季燕芬

摄影/照片

15

男星群一

摄影/照片

26、27

第三期演员训练生试验杂记

文字/新闻

11

明星何处来

文字/新闻

24

大人物的小事情

文字/新闻

29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30

第二卷八月

所期待于编剧、导演、及演员者

文字/新闻

28

繁星集

文字/新闻

44

第二卷第十一期

刘婉淑

摄影/照片

封面

满映二李

摄影/照片

7

李明

摄影/照片

8

李香兰

摄影/照片

9

季燕芬

摄影/照片

10

李鹤

摄影/照片

11

郑晓君

摄影/照片

14

赵玉佩

摄影/照片

15

杜撰

摄影/照片

16

刘恩甲

摄影/照片

16

郭绍义

摄影/照片

17

张敏、郑晓君

摄影/照片

18

每期一星

文字/新闻

42

第三卷第四期

李香兰

封面

封面

鱼与熊掌皆非李香兰所欲也

文字/新闻

36

电影茶话会出席的明星群

漫画

27

李明

摄影/照片

7

张敏

摄影/照片

8

赵玉佩

摄影/照片

9

季燕芬

摄影/照片

10

季燕芬、赵书琴

摄影/照片

10

孟虹

摄影/照片

11

郑晓君、李鹤

摄影/照片

13

王银波、姚鹭

摄影/照片

12

王丽君、叶玲、姚鹭

摄影/照片

13

刘恩甲

摄影/照片

14

杜撰

摄影/照片

15

郭绍仪

摄影/照片

20

王福春、王宇培

摄影/照片

21

隋尹辅

摄影/照片

22

三个不同的李香兰

摄影/照片

17

飒爽美姿的王丽君

摄影/照片

20

满洲美人郑晓君

摄影/照片

21

第三卷第五期

李鹤

摄影/照片

封面

如花美眷:李明

摄影/照片

7

若有所思:张敏

摄影/照片

8

无云无情:李香兰

摄影/照片

9

春天里的群星:王丽君等

摄影/照片

10

新装出试:姚鹭等

摄影/照片

12

满洲美人:郑晓君

摄影/照片

14

夜火:李隽

摄影/照片

24

赠满映女星

文字/新闻

34

第三卷第八期

新人赵爱萍介绍

摄影/照片

22

王宇培

摄影/照片

23

侯飞雁

摄影/照片

24

季燕芬

摄影/照片

25

王丽君

摄影/照片

26

新人介绍(白玫、李雪娜、白地)

文字/新闻

52

第三卷第十二期

于漪

摄影/照片

封面

张晓君

摄影/照片

彩页

人间的乐园(刘婉淑)

文字/新闻

48

严肃的家庭(张书达)

文字/新闻

50

略谈电影与演员

文字/新闻

51

如何作演员的恋人特辑

(假如何奇仁是我的恋人

假如李香兰是我的爱人

假如我若作了何奇仁的爱人

假如我是马旭仪的情人

我若是季燕芬情人的时候

假如我是姚鹭的爱人)

文字/新闻

80

白玫、王丽君、张敏、季燕芬、江云达

画报

 

李香兰游北京

画报

 

介绍季燕芬

漫画

62

李香兰的降生

漫画

66

第四卷第一号

李艳芬

摄影/照片

封面

王丽君

摄影/照片

彩页

徐聪、杜撰、张敏、李鹤、白玫、王丽君、于漪、刘恩甲、郭绍仪、张书达、崔德厚、李显廷、周凋

摄影/照片

 

李香兰包围着郑晓君

摄影/照片

32

郑晓君包围着李香兰

摄影/照片

34

冬雪 季燕芬、李鹤、白玫

摄影/照片

51

兄弟行

摄影/照片

56

李香兰在东京

摄影/照片

54

临时演员的遭难

漫画

86

刘恩甲出世谭

漫画

84

特辑二:关于女演员的恋爱与结婚

文字/新闻

62

特辑二:女演员的恋爱与结婚问题

文字/新闻

62

特辑三:未完成的自述传

文字/新闻

70

特辑三:从影前后(王瑛)

文字/新闻

70

特辑三:我的述怀(刘恩甲)

文字/新闻

70

特辑三:流浪的过去(刘潮)

文字/新闻

70

特辑三:一篇实话(刘志人)

文字/新闻

70

特辑三:我在静中寻求真实(姚鹭)

文字/新闻

70

高莹与张冰玉

文字/新闻

41

银迭丽小姐与李鹤

文字/新闻

42

璐璇的性格

文字/新闻

38

第四卷第二号

郑晓君

摄影/照片

封面

白玫

摄影/照片

彩页

四大都市代表小姐:

那娜 、于晓虹 、陶滋心 、马黛娟

摄影/照片

9

歌舞的演员们

摄影/照片

24

张敏

摄影/照片

26

季燕芬

摄影/照片

27

李鹤

摄影/照片

28

姚鹭

摄影/照片

29

兄弟行

摄影/照片

30

姊妹花

摄影/照片

32

满映演员漫画访问特辑

漫画

48

每月特辑一:演员的读书与社交(杜白羽)

文字

39

每月特辑一:演员的读书与社交(杨絮)

文字

38

每月特辑一:演员的读书与社交(卢荫廷)

文字

20

每月特辑二:书信杂抄(呼玉麟)

文字

45

每月特辑二:别去的朋友(姚鹭)

文字

44

每月特辑二:承恩弟(李映)

文字

46

每月特辑二:小鸥(于漪)

文字

46

每月特辑二:玲(高莹)

文字

47

每月特辑二:日本欧洲第一流影星评介

文字/新闻

14

第四卷第五号

五月银星谱:

季燕芬、李明、李香兰、张冰琳、赵玉佩、白玫、叶玲、合:白玫、叶玲、赵玉佩、张冰琳

摄影/照片

91

女演员爱马日(那娜、夏佩杰、赵玉佩、赵晓敏)

摄影/照片

32

隋尹辅

摄影/照片

34

陶滋心

摄影/照片

35

演员拍照集(李映)

摄影/照片

36

监督与演员(水江应一、季燕芬)

摄影/照片

38

李香兰、白玫

漫画

67

懦弱的演员

漫画

69

歌手与演员对谈会

文字/新闻

48

我所知道的满映演员

文字/新闻

66

演员作品:

朝之曲(呼玉麟)、百灵鸟(曲传英)、芝儿(李映)、我所知道的(高莹)

文字

72

我的心境(李明)

文字

47

生活报告书(李鹤)

文字

76

《白兰之歌》完成后的感想(王宇培)

文字

75

金银世界合评(呼玉麟、王安、卢荫廷)

文字

42

第四卷第十期

问题往返(满映明星)

文字

46

郑晓君

摄影/照片

7

陈云裳

摄影/照片

8

满映明星:陶滋心、张敏、李香兰、王丽君、白玫

摄影/照片

9

满映明星的过去与现在:今昔服装、脸型变化的比较

摄影/照片

14

上海明星:周璇、叶秋心、袁美云、汪洋、路明

摄影/照片

21

红颜孝削发记

漫画

17

我们的明星

漫画

57

第五卷第一号

影海八仙

摄影/照片

19

李鹤纵影外传

文字/新闻

20

满日华明星座谈会

文字/新闻

34

谈谈明星们的六年运道

文字/新闻

38

日本旅行记(季燕芬)

文字/新闻

41

汪洋小姐访问记

文字/新闻

42

满映女星群像

摄影/照片

12

未来电影王国的小公主们(马曼丽、胡蓉蓉、高莹、曹佩箴、陈娟娟、张冰玉)

摄影/照片

14

各有千秋(满映男星与上海男星)

摄影/照片

26

第五卷第二号

郑晓君

摄影/照片

封面

 

叶苓

摄影/照片

彩页

 

上海红星点将录

文字/新闻

38

 

谈谈明星们的流年运道

文字/新闻

59

 

银磐女王

摄影/照片

11

 

群星围绕着寿星

摄影/照片

12

 

叶苓试诗画

漫画

 

 

改版至《电影画报》后,对明星的宣传力度进一步加大,报道篇幅增多,介绍的广度也较为开阔,不仅有专门开设的“我最喜欢的明星”特辑,而且视野从“满映”、上海明星发展到好莱坞,这一时期介绍上海明星的篇幅比重开始增大,还有专门的文章介绍明星制度,对于明星的新闻八卦篇幅也有所增加,比如《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三号中,就以大幅新闻报道了《季燕芬在沪遇害经过》还附有其从影的系列照片,回顾了这位“满映”女星的表演史,同期杂志上还有《健美女星英茵自杀了》的相关报道。对于开辟明星交流座谈的特辑报道也多有着墨,对明星的理论批评在这一时期的电影杂志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比如《日满影星座谈会》《闲谈女明星的脸》《张敏的演技论》《关于女明星的红》《演技的研究》《再谈女明星的脸》《谈谈反派明星》《由明星的眼睛谈起》《满华明星交流琐谈》《影星与影迷》,整体看来理论性与客观性都比《满洲映画》阶段提升了一个档次,很有学术价值。

五、结语

电影演员的选拔标准之一就是其个人形象、气质与角色、时代审美之间的关联性。本论文以“满映”演员生产中选拔、培养的方式与方法,对演员的宣传渠道与手段作为写作的切入视角,从满映演员生产机制着手分析,试图回看东北电影业早期演员选拔与培养机制建构过程,勾勒出“满映”演员选拔经验与电影表演教育景观。

1945年“8·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苏联红军航空兵的先头部队进入长春,此时作为东北政治中心的长春斗争还是比较激烈,苏军、共产党与国民党政权互相交错,共产党通过组织“东北电影工作者联盟”团结了张辛实等一部分进步的“满映”艺术与技术人员,并在西五马路的兴新旅馆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与会者中“满映”演员出席的有张敏(凌元)、江云逵(江浩)、于彦夫(于洋)等人,延安方面一直考虑接收“满映”,延安干部团第八中队队长舒群,副队长沙蒙,党支部书记田方,成员包括王家乙、林农、欧阳儒秋、颜一烟、何文今、林白、李牧、田风、于蓝等人到达沈阳后,将队名改为东北文艺工作团,舒群任第一任团长。不久后又有了东北文艺工作二团,文艺一团陆续在东北展开文艺宣传活动,获得很大反响。不久东北战局发生急剧变化,10月1日,东北电影公司在兴山成立,袁牧之任首任厂长,工作人员构成主要由来自包括延安、“满映”及其他地区的左翼电影工作者组成,随即由于蓝任团长的东影文工团建立了[30]。至此“满映”电影在中国大陆推出了历史舞台。

虽然“满映”在东北的存在仅历时短短8年时间,但是其对于表演人才的选拔与培养模式的探索和发展还是拥有一定的历史价值,从最早的“满映”演员训练所开始,直到“满映”解散前的大养成所,通过系统学习科班毕业的演员为东北电影事业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能量,虽然其影业的繁荣度与明星的知名度和上海电影相比还有距离,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股力量直接支撑了之后东北电影公司演员组的组建,为大陆电影业贡献了人才资源。而“满映”的很多老演员也一直活跃在中国电影银幕上,继续自己的表演事业。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东北电影人才的培养方面,“满映”拥有不可磨灭的重要历史意义,

 

参考文献:

1、胡昶,古泉:《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中华书局1990年第2版。

2、金刚:《大团结之辞》,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第9页。

3、大内隆雄:《大东亚电影的性格》,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

4、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

5、张奕:《满映始末》,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05年8月。

6、应飞:《演技的研究1》,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11期11月号。

7、《影人新春漫谈会》,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

8、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从“满映”到长影——长影部分电影艺术家小传专辑》,《长春文史资料》1982年第2辑(总第17辑)长春市第九印刷厂,1987年第1版。

9、杨风:《张敏演技论》,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

10、《实话实说现实现报 一群大小明星间闲谈散记》载于《满映画报》1937年10月号。

11、刘郎:《叶苓纵横谈》,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

12、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浦克传》,《长春文史资料》1986年第2辑,长春市第九印刷厂,1987年第1版。

13、长春电影制片厂编辑:《长影五十年1945—1995》,吉林摄影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

 

[1] 胡昶,古泉:《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中华书局1990年第2版,第15页。

[2] 胡昶,古泉:《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中华书局1990年第2版,序言第2页。

[3] 金刚:《大团结之辞》,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第9页。

[4] 大内隆雄:《大东亚电影的性格》,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第21页。

[5] 大内隆雄:《大东亚电影的性格》,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第21页。

[6]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28页。

[7] 张奕:《满映始末》,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05年8月,第1页。

[8] 胡昶,古泉:《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中华书局1990年第2版,第40页。

[9] 张奕:《满映始末》,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05年8月,第2页。

[10] 该名单根据胡昶、古泉的《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整理而来。

[11] 应飞:《演技的研究1》,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11期11月号,第24页。

[12]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29页。

[13]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29页。

[14] 《影人新春漫谈会》,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第23页。

[15]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28页。

[16] 张奕:《满映始末》,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05年8月,第84,85页。

[17] 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从“满映”到长影——长影部分电影艺术家小传专辑》,《长春文史资料》1982年第2辑(总第17辑)长春市第九印刷厂,1987年第1版,第6页。

[18] 胡昶,古泉:《满映——国策电影面面观》,中华书局1990年第2版,第88页。

[19]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51页。

[20]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61页。

[21]“满映”人员有明确的资格和职名。其人员资格分为:参事、副参事、职员、准职员、见习职员、雇员、见习雇员、甲种雇员、乙种雇员、见习雇员、嘱托。人员的职名,在干部人员中分为理事长、理事(监事)、部长、次长、参与、处长、课长、主任等系列职名。

[22] 杨风:《张敏演技论》,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第52页。

[23] 杨风:《张敏演技论》,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第52页。

[24] 杨风:《张敏演技论》,载于《电影画报》第六卷第九期九月号,第52页。

[25] 《实话实说现实现报 一群大小明星间闲谈散记》载于《满映画报》1937年10月号,第19页。

[26]刘郎:《叶苓纵横谈》,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第40页。

[27]刘郎:《叶苓纵横谈》,载于《电影画报》第七卷第1期1月号,第40页。

[28]长春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浦克传》,《长春文史资料》1986年第2辑,长春市第九印刷厂,1987年第1版,第22页。

[29] [日]古市雅子:《“满映”电影研究观》,九州出版社2010年第1版,第30页。

[30] 长春电影制片厂编辑:《长影五十年1945—1995》,吉林摄影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245页。